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第一章 站在夜世界頂端那個傳說中的牛郎01

自拍  霍建華  李多海

08


 「作為教育者,我一向是秉持有錯就要罰,已經無法用口頭警告應付你們這些學生了,每一個都是被父母寵過頭不知人間疾苦的小孩,認為這個世界就是要順從你們的任性,太天真了。剛好趁這個機會,我要好好告訴你做人處事的規則,A君,你做好準備了嗎?」男人低聲說著。



 郊外廢棄的鐵皮屋外傳來雨水滴落的聲音,已經快傍晚了,天空仍然是一片灰沉沉,無法看出什麼變化。連日不斷下雨,鐵皮屋散發生鏽的氣味,旁邊還有遭人囤積的垃圾與被雨水浸濕的廢紙,混合起來的味道相當俗不可耐。



 男人,是一名教育者,在他眼前的是一名穿著市立高中制服的男同學,在這裡簡稱A君。A君的雙腳被透明膠帶層層綑綁了起來,腹部是用麻繩與椅背繞在一起,手的話,則是用膠帶黏在前面的桌子上。男人顯然黏得漫不經心,他隻是用兩層膠帶限制A君的手而已,A君如果想掙脫的話,雙手隨時都可以獲得自由。
 男人知道A君不會這麼做。



 A君的腳邊有一具斷氣不久的屍體,是他的同學,因為企圖離開鐵皮屋,所以被男人用電鋸處決了。A君親眼目睹逃離的下場是什麼,因此他隻能安分地坐在位置上。
 「老、老師,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、我真的知道錯了,我知道錯了,拜託你,再給我一個機……」A君很艱難的說著這段話,雙唇不斷抖著,讓他無法把話說得清楚,老師應該要體恤他這麼努力想表達意思才對,但男人隻是邊聽邊搖頭。



 「那麼,當時你有給K女同學機會嗎?」男人說著,A君頓時流了一身冷汗。



 「嘴巴上說著我知道錯了,可你當初在欺負同學時,應該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,但就是抱持著這樣很好玩啊,我每天都過得這麼無聊,無聊死了,隻好欺負你們囉的心態,把K女同學的制服扯開,強行拍她裸照不是嗎?」男人淡淡開口。「你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,卻還是這麼幹了。」



 A君拍K女同學裸照的事發生在上週,參與這個活動的人,總共有五個,三男兩女,主謀是A君。據其他學生說,A君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是K同學長得醜家裡又窮,他覺得K同學很礙眼,因此在放學後就聯合其他人欺負她了。



 想不到又醜又窮的K同學居然將這件事告訴級任導師,也就是這個男人,A君心慌了,他請當上立委的母親來擺平這件事,老師並沒有為此妥協,A君的母親隻好暗中利用關係叫校方將男人開除。



 於是這個照理來說已經不是老師的男人,在裸照事件過後十天找上A君以及其他人,當初犯案的五個人裡,兩位女孩子的臉部受傷,一位男同學的右手被砍斷,另一位身亡,最後剩下的,就是A君。



 「聽說A君在國中時就是個會把爆竹綁在流浪狗的腿上,欣賞牠痛苦哀嚎慘叫的景象,你從以前就是這樣的孩子呢。書可能唸得不大好,卻是個殘酷天才,到底要怎麼教育A君,這是身為教育者的我最大的難題。」男人邊說邊從毀壞的櫃子裡抽出一把刀,不是每一把刀都能輕鬆砍斷人類的手,因此他挑了豬肉販會使用的刀子,即使面對大腿骨也能輕鬆一分為二。



 「我覺得痛定思痛後,才能改變一個人,要是不讓你永遠記得自己有多卑劣,搞不好你長大之後會對其他人施加暴力。你是我的學生,無論如何,我絕不能教育出一個社會的敗類。」男人輕輕拍著刀面,來到A君的面前。



 「來吧,把手伸好。」他說著,語氣依舊是冷靜淡漠的。



 「老、老師、拜託你、拜託你,我真的知道錯了,我不會再做了、我、我會好好做人、拜託你……」A君因為害怕流出了眼淚,身子微微顫抖,跟平時囂張跋扈的模樣完全不同。



 「道歉有用的話,做錯事道歉就好了,需要警察幹嘛?」男人看A君死命握緊雙手,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道,「手放好,砍到其他地方我可不管喔。」



 知道自己可能無法逃脫出去,也知道男人不會輕易放過他,飽受驚嚇的A君,終於面露猙獰的吼著,「你、你敢傷害我的話,我絕不會讓你好過的!你知道我媽是誰嗎?她可是立委!我會叫我媽整死你的!」



 男人微微一愣,隨後笑了幾聲。「哼哼,我好害怕呢。」



 「沒有相當的覺悟,我就不會來這裡了,像你們這種一有挫折一有失敗就找大人擺平的小孩,我看五十年後也不會斷奶。」男人閉上眼睛想了幾秒後,略略無奈地說著,「抱歉了,A君,我改變主意了。」



 「你、你想做什麼?」



 「原本我是想砍掉你的雙手就好,但,你的本性不是普通的惡劣,因此我打算直接連根拔除。」



 一聽到「連根拔除」這四個字,A君的臉色瞬間慘澹。



 「什……什麼?」



 「意思就是殺了你。」男人拿著刀子緩緩走到A君的後頭,確定這個地方下手比較方便後,將刀子架在A君的頸側。「你的老師我在二十年前就殺了十幾個人,換張臉改了名字後,想洗心革面當個教育者,卻遇到A君你……我想這世界還是需要我這樣的人存在,我隻殺無法教育的垃圾,所以,再問你一次,你準備好了嗎?」



 A君想不到老師居然殺過人,那個隻吃素、對每一位學生都不吝給予關愛的老師,居然殺過人……啊啊,絕對會死在這個地方的,A君有了強烈的預感。



 「老、老師、不要靠近、我、我、我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——」



 啪嚓。



 
 打下最後兩個字,重新把八萬字的稿子再看過一遍後,左京將小說寄了出去,然後像往常一樣發送MSN給編輯。



 「我交稿了。」左京簡略的打上這行字。



 「你終於交了。」編輯有些崩潰的回應。「那個,趁現在你有上線,有件事想跟你溝通一下。」



 「你說。」左京喝了一口阿薩姆奶茶,順便整理桌面。這幾天邊趕稿子邊看許多資料,桌面就像歷經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樣,隨便亂擺的書與三、四個超商咖啡空罐,趕稿期間不能少的還有泡麵,因此桌子上還有一堆泡麵的紙碗。



 左京喜歡吃統○肉燥麵,他買了三大箱放在廚房的儲藏櫃裡,以備不時之需,另外還有北海道拉麵、排骨雞麵,韓德爾最重要的就是雞精!趕稿時最佳夥伴就是雞精,泡麵可以不吃咖啡可以不喝,但不能沒有雞精。



 「等你手邊的系列結束後,下個故事能不能不要這麼血腥暴力,有讀者的家長打電話來投訴。」



 「小說封面都打上十八禁了還想怎樣?」左京不耐煩的回應。



 「家長也是怕孩子看到這麼暴力的書會影響心理,我也覺得你應該改變風格,可以吸引其他讀者。」編輯柔性勸說著。



 「如果今天我銷量不好,你跟我說要改變風格那沒問題,但我現在隻要一出書,就登上排行榜第一名,不是市場決定我的走向,而是我去決定市場的走向,你明白嗎?怕區區一本小說就會改變小孩的心理,有這種想法的父母何不去禁止所有涉及暴力成分的電影或戲劇?」左京看了手錶一眼,已經下午四點十分了,他今天晚上七點要去上班,把桌面整理完洗個澡,應該還能小睡一下,不過在這之前,把這個話題結束掉才是重點。



 「總之,我是寫小說不是寫教科書,我隻對自己的小說負責,無法對讀者的心理層面負責,看完我寫的書要怎麼想我實在管不著,所以,別再拿這種事來煩我了。」把這段話打完後,左京就關閉MSN,把筆記型電腦闔上了。



 幾乎所有跟他合作過的編輯都認為左京是個強勢的人,照三餐拖稿,要求特多,脾氣很硬,除了銷售有保證以外,沒有其他優點。



 由於左京擅長寫社會黑暗現實面的題材,時常出現霸淩、援交或遭受家暴的劇情,在他的筆下未成年遭到殺害的人數還被一個網站統計出來,據說高達三千人。



 除此之外,網路上還有論壇是研究左京在小說裡運用的殺人方法,二零零八年,左京出了一本叫作《狂亂機械與少女的祈禱》的單本小說,裡面描寫一名十三歲的少女,因為不堪長期家暴,去網路上買了一個能殺人的機器,隻要少女受到傷害,機械就會自己變換各種機關,殺害那些傷害少女的人。少女後來喜歡一名少年,但少年心有所屬,於是少女拜託機械幫她除去少年心儀的女孩。少年得知這件事後,對少女說了「充其量妳也隻是個有了力量後會對別人施加暴力的殺人魔,我不想再看到妳了,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」,便離開城鎮,搬家到一個很遙遠的地方。



 被父母虐待而遍體鱗傷的少女傷心痛苦的時候,少年總會在一旁安慰她,甚至對她說「妳可以來我家,我可以保護妳」。而現在那個說要保護她的少年,毅然的拋棄她了,少女在最後抱著機械一起跳樓自殺,結束十三年短暫的人生。



 從這本小說可以看到左京所設計的殺人機械的各種型態,由於小說裡登場的智慧型殺人機器,會因應不同場合與環境變換許多造型,每種造型殺人的方法都不一樣,他總共畫了十六種設計圖。
 認真說來,左京也是從《狂亂機械與少女的祈禱》開始走紅。風格一直是冷硬而叛逆,小說議題喜歡踩著道德底線,毫不吝嗇的灑了過量的血漿,雖然人氣居高不下,但作品的評價卻也很兩極。
 嚴格來說是個飽受爭議的作家,但左京並不想改變現況,他一點也不想。



 十五歲的時候曾經在路上被一位女性搭訕,從那個時候開始,左京就知道自己的容貌可以用來賺錢,十八歲進入夜殿HOST CLUB裡當牛郎,其實他離十八歲還有一些距離,正確來說,左京那時應該是十七歲又三個月,還未成年的他,已經是一個牛郎了。



 現在他十九歲,是夜殿的紅牌,名言是「I am a gambler,and the stake is live」(我是一個賭徒,而賭注就是人生)。


===========


少年A:先生、やめてください。犬神


先生:離さないで、ね、おいで。



回到此頁首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回到此頁首
回到此頁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