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長夢44

中文字幕  幼教  網路電視

44


Odin就睡在房間正中央的大床上,一層薄薄的防護罩籠罩著他,極淺的呼吸證明父神仍安穩的睡著。


Thor伸手觸摸障壁,無法穿透,力量被彈了回來,Sif皺了皺眉頭說,「這是父神自己部下的結界,除非他醒來,否則沒人解的開……所以那幫約頓海姆人也傷不了他就是了。」


他不信邪的拿出Mjollnir,輕敲側邊,指尖傳來觸電般的痛覺,雷神之錘對大部分的防禦閉有破壞作用,眼前的這個卻絲紋不動,Odin的眼睛仍緊閉著,沒有任何轉醒的跡象。


 


「你別衝動啊,這不是像上次用蠻力就可以打破的東西。」Sif捏了捏發酸的臂膀,「Thor,怎麼辦?你得想想辦法。」,就算順利來到Odin身邊,這裡被攻破的事也瞞不了多久,要是走廊上的毀滅者都醒了,再加上敵方幾個同樣是阿斯加德十二柱的神祇參戰,就算雷神在身旁,打起來仍然十分棘手,Sif可不想重蹈幫助Thor逃出金宮時的覆轍。


Sif…你想想…父神每一次進入深眠是跟什麼事有關係?」Thor嘆了一口氣,他望著父親那張與自己相似的輪廓,感覺這個世界上血緣與自己最近的人又蒼老了幾分。


「週期性,力量的消退?」


「這當然是原因,但是什麼讓他的力量消退?」


「……戰爭、內政,或是煩你們兩個笨蛋兄弟,都有可能啊。」Sif翻了一個白眼,繼續說,「第一次是她衝道約頓海姆救我們以後,還有LokiLaufey引到這裡來的事,結果你這白癡為了留住弟弟砸毀虹橋,一則讓兩國之間情勢更加緊張,二來,新修虹橋也耗了他不少力量吧……」


「對了!就是這個!再…更具體一點……虹橋……」ThorOdin的寢室裡來回踱步,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,阿薩神族之主的房間非常華麗,整個穹頂裝飾著寶石綴成的世界樹,根及樹幹的的輪廓都是用黃金及白銀鑄成,這是當年矮人宣誓效忠的賀禮。


Sif突然想到什麼,重重拉了Thor的披風一下。


「……Thor…世界樹,是世界樹!」

榮倉奈奈

「什麼?」


「父神沉睡的時間,正好都是世界樹抽芽的時候!抽芽時的世界樹,力量最強大,Baldur也知道,所以他運用這力量讓虹橋會無限期的開放,父神沉眠如果是為了防止世界樹的根繼續腐爛進而喚醒Hel,那Baldur強行開放入口就是他醒不過來的原因!所以我們必須去壓制世界樹!」Sif像抽中大獎一樣,樂的尖叫起來,Thor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隻差沒將Sif拋起來旋轉。


「噢,Sif!你太棒了……沒有你我真的完蛋!」


「那我們現在怎麼過去?」她聽見走廊的另一端傳來沉重的腳步聲,象徵毀滅的機器怪物正往這裡前進。


「走這裡。」他在大床後的牆壁上熟練地按了幾個裝飾用寶石,寢室的地闆像水面般流動起來,幽藍的世界樹就鑲在他們下方,ThorSif雙雙跳入鏡相般的異空間,隨後入口關了起來,地闆又恢復了原狀,留下率領衛兵衝入寢宮的Hoder與約頓海姆人面面相覷。


 


***


糟糕的墜落地點在城牆之內。


Loki已經完全恢復約頓海姆人的樣貌,BaldurTyr的斷臂下了魔法止血,讓他能繼續戰鬥,阿斯加德士兵───目前聽令於Baldur的那些,正持著長矛包圍他。


前頭的幾個眼神中帶著些許遲疑,不敢貿然攻擊,大家都知道邪神的真面目了,Loki惡名昭彰,但是他舉的可是Thor的旗幟?


「你們在恐懼什麼?上一回他竄位的嘴臉都見過了,這次可是直接假冒Thor要坐上王位。」Baldur冷冷的說,背後,破城錘的巨響讓他分心,他焦躁的揮舞手中的戟,宣判似地指向Loki


「給我拿下!」


「你不配號令Thor的士兵!」Loki大吼,血紅的瞳孔讓他看起來更窮兇惡極,一個年輕士兵朝他衝了過去,被他一杖揮開。


「都給我醒醒!看清楚要效忠的人是誰!」他倒豎蛇杖,在地面上重重蹬了一下,一圈圈符文有如漣漪般擴散出去,竟然沒有半個士兵敢向前。


「…原來被自己的哥哥睡過就會變的這樣忠心耿耿啊…」Baldur戲謔地笑了笑,舉起手,要牆上的弓箭手瞄準Loki


「活捉他。」光明之神露出猙獰的笑臉,拍了拍Tyr肩膀。


 


塗了藥的箭鏃、不斷湧上來的阿斯加德士兵,Jormungandr的蛇杖變成了一圈圓形的刀刃將Loki圍在中間,靈活地飛旋著,幫他阻擋了五成的攻擊,但敵人的數量太多,他打得相當吃力。


雙手的冰刃沾滿了阿斯加德人的血,那原本是為Odin家族盡忠的衛士,如今,卻隻能選擇刺穿,或是斬殺他們。


其實不能說的上他學會愛惜的子民或什麼的,對於這些與自己本身關連已經太遠的事他還是冷然,甚至可以說,邪神的悲憫之心大概隻會用在自己身上,他隻是為這些白癡在幾天之內就倒戈向Baldur感到不可思議。


至於偉大的光明神本身?他選擇了不與Loki對壘,跑去防備即將撞開大門的破城錘,而剛剛被咬斷一隻手臂的Tyr,正怒氣沖沖地往他走過來。


那股蠻橫的力量挾著焚風,將空氣撕裂成兩半,Loki抽起刺穿一名士兵的冰刃,準備接下戰神的這一擊。


鏗的一聲,他硬生生擋下迎頭劈來的巨斧,另一隻手的冰刃暴長,刺入Tyr腹部,但一支塗了藥的箭頭從後方穿進Loki的肩胛骨。


這個大塊頭顯然是故意讓Loki刺中的,大概抱著同歸於盡的決心,他笑著將巨斧扔掉,牢牢抓住刺入自己腹部的那隻手;戰神傷得頗重,對於讓這公認「弱小」的邪神傷到這種程度,狂傲的他自然更加暴躁,以冰構成的鋒利刀緣幾乎將Tyr的筋骨切斷,但他毫無知覺似地將Loki向後拖,企圖將約頓海姆人的手腕折斷。


與戰神的纏鬥讓他無法再分心於其他的攻擊,那些持劍的、舉矛的阿斯加德士兵蜂擁而上,被蛇杖化成的環型刃勉強檔下,但也因為必須阻擋其它的攻擊,LokiTyr之間空出了一個圓型的空隙。


雙方僵持不下,Tyr的嘴角已經噴出血沫,而Loki的力量也幾乎用盡。


這時,兩人之間突然裂開了一道縫,Baldur的狂笑聲悶悶響起,


「你逃不了了!」


閃耀著太陽光輝的長戟從裂縫中竄出,刺中他中箭的肩頭,Baldur鑽了出來,握著槍,一路將Loki向後逼,Tyr終於與邪神的冰刃分離,但失去一條手臂、腹部被刺穿一個窟窿、僅存那隻堪用的手也再也舉不起戰斧了。


「我不知道你實戰這麼強…還真是小看你了。」光明神露出一口白潔的牙,繼續往Loki的傷口施力,Tyr一個踉蹌向前,即使命已經去了一半,但他還想殺。


「滾開!」Baldur大吼一聲,「他是我的,我要親手了結他!」


Tyr愣了一愣,直覺地向後退了一步,沒想到這一退,卻丟了腦袋。


 


「───恐怕不能如你所願!」Hogun騎著雙頭狼從城牆俯衝而下,戰神的頭在地上滾了一圈,不可置信地瞪大牛眼,屬於他的時間最後就凝聚在驚訝的這一刻。


高等神靈基本上殺不死,就算失去了頭還是可以靠醫治復活,但起碼可以阻止他繼續參與這場戰役了。


「……要是他弟弟出了什麼意外,Thor會殺了我。」Hogun聳聳肩,將劍插回腰間的鞘上,揮舞起流星錘,「Loki大人,這些人交給我,你專心對付那個雜碎吧…千萬要贏啊…」


Loki嗆出了一口血,Baldur刺中的地方是他的舊傷,原先雙頭狼棲息的地方,現在寄宿的魔獸不在身上,反倒成了他緻命的弱點。


「……Baldur,你真可悲……」力量的流失讓他眼底的紅暗淡了下來,一部分的膚色由藍轉為蒼白,約頓海姆的那個他───也許是覺醒後比較擅於戰鬥的那一個,正逐漸退去。


Loki粗喘著氣,他其實也搞不太清楚了,究竟自己的身體在什麼條件下會出現異常的變化、Ymir的子嗣又有什麼樣的能力?他累極了,撥不出精神思考,但還是有什麼是支撐著自己站在這裡的。


 


Thor


他成功了嗎?


父神醒了嗎?


世界樹的崩壞停止了嗎?


絕對不能在這裡倒下,絕不。


 


他用盡全身的力量彈開Baldur,並且拔起肩頭的戟,扔掉,血如泉湧。


Jormungandr的蛇杖回到了他的手中,邪神的血浸透了巨蛇幻化的武器。


彷彿有另一股意志佔據他的身體,Loki開口說話,用一種緩慢而蒼老的語調,那不是他的聲音。


「愚蠢的阿薩神族…愚蠢的孩子,睜大你們的眼睛看好,我是誰?」蛇杖在他手中變型,一柄亮晃晃的銀槍,柄以世界樹的枝幹作成,散發幽藍色的光芒,栩栩如生的Jormungandr雕像纏繞其上,槍尖燃著火焰,化過天際時,帶起死亡之風與毀滅的雷光。


「……吾名Gungnir……吾乃永恆。」



回到此頁首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回到此頁首
回到此頁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