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痞客贈書 《姐妹》│凱瑟琳.史托基特

花野真衣  吳奇隆  史嘉莉喬韓森


  • 姐妹》│凱瑟琳.史托基特

  •  長踞亞馬遜網路書店總榜第一名,數千名讀者5顆星落淚推薦


164448995.jpg


 


活動方式


人與人之間,其實並沒有那麼多隔閡……


 


讓真摯情誼為你打氣,讓每個人勇敢做自己


 


  


    


1962年美國南方密西西比州。



23歲白人女孩史基特剛從大學畢業返鄉,她夢想成為作家,但她的母親認為一椿好婚事才是女人的依歸。史基特從小由女傭帶大,女傭是她傾訴心事的好朋友,然而這次回來女傭也失蹤了,沒有人知道去向。


機靈能幹,內斂沉著,曾帶大十七個白人小孩的53歲黑傭愛比琳,在兒子兩年前因雇主疏忽而意外死亡後,她的內心世界起了變化。


她在史基特的朋友李佛太太家當幫傭,照顧兩歲的小女孩。



黑傭米妮,是愛比琳最好的朋友,矮小肥胖,廚藝了得,但一身潑辣性格使她時常丟工作,一直到鎮上新來一戶人家才讓她找到幫傭之職。


新來的漂亮女主人對待米妮如同姊妹,隻是女主人看似心事重重還行跡可疑,而鎮上的其他女士也不歡迎她。



某日,史基特的朋友希莉起草一份衛生計畫,她恐於黑人身上帶有病毒,建議為幫傭另蓋廁所。對此感到不平的史基特,決意著手一個謂為大膽的寫作計畫:採訪黑傭在白人家庭的工作甘苦,並寫成一本 ……



愛比琳、米妮,和善良的史基特,接二連三發生的黑人遭虐情事,以及一個「幫傭專用廁所」事件使得三個女人聚首擘畫:黑傭訴說人生,白人女孩記錄並寫成故事。像發動寧靜革命,也像是拋磚引玉有越來越多黑傭願意訴說自己的故事。


在膚色黑白分明、道德是非卻模稜兩可的年代,她們的舉動為保守的60年代掀起了巨大波瀾反對勢力如排山倒海般壓迫過來……



「這本書」真的能突破重圍順利出版,讓世人聽見她們的聲音嗎?


本書分別透過三位女性的告白,以充滿感情的筆調,將人類追求夢想、自由與平等的渴求與良知淋漓展現將愛與痛苦,恨與信仰,恐懼與勇氣交織其中。




 


   


 


凱瑟琳.史托基特(Kathryn Stockett




1969年生長於密西西比州首府傑克遜(Jackson),在阿拉巴馬州立大學獲得文學與創作學位畢業後移居紐約。






從事雜誌出版與行銷工作九年,她目前與丈夫和女兒居住在亞特蘭大。《姊妹》是她的首部小說。《姊妹》是美國出版社Putnam旗下新成立的文學出版社Amy Einhorn Book的創社作品。


該社副社長Amy Einhorn2007年僅讀了本書幾頁企畫書便愛上了這個故事


以高價預付金買下該書全球版權。






092月在美出版以來,史托基特這部處女作小說締造驚人銷量,謂為09年美國出版界奇蹟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愛比琳


第一章


 


 


一九六二年八月


 


梅茉莉出生在一九六○年的一個週日清晨。教堂寶寶,我們都這麼喊週日出生的寶寶。


 


照顧白人寶寶,這就是我的工作,煮飯打掃也一起全包了。


 


我這輩子共帶大了十七個孩子。


 


我知道怎麼哄他們睡、哄他們別哭,一早還會在媽咪下床前就打點他們蹲完廁所。可這梅茉莉‧李佛,我還沒見過哪個寶寶哭嚎成這德行的。


 


 


 


我到的第一天,才進門,隻見她肚疼在那漲紅了臉哭得死去活來,把奶瓶當成顆爛菁蕪拚了命閃躲。


 


而李佛太太,一臉給自己親生孩子嚇壞的模樣,說道:「我到底是哪裡做錯了?為什麼它就是要哭?」


 


它?這是我得到的第一個線索:這事不對勁。


 


 


我趕緊把哭得滿臉通紅的寶寶接過手來。


 


頂著腰上下晃啊搖,沒兩分鐘,腸裡的氣通了,小女娃也不哭了,瞪著眼對我笑哪。可李佛太太,之後整天再沒抱過寶寶。產後憂鬱我見多了,想來當時也以為就這了吧。


 


李佛太太是這樣的:她不但整天皺著眉頭,而且還瘦得不得了。


 


那兩條腿細得讓人當是上星期才長出來的。


 


都二十三歲了,卻還乾癟得活似個十四歲男孩。連一頭棕髮也是,又稀又疏,看得見頭皮,她也不是沒試著把頭髮挑蓬點,隻是愈試愈糟。


 


至於她的臉型,則像極大紅糖果盒上印的赤臉小鬼,下巴又尖又長。


 


說白了,她渾身稜稜角角,難怪怎麼哄寶寶都不成。寶寶就愛肥。愛把臉埋在肥軟的胳肢窩裡才好睡。


 


他們也愛肥壯的腿,這我可清楚了。


 


一歲生日還沒過,梅茉莉就黏我黏得緊了。


 


五點鐘一到,她便要牢牢攀住我腳上那雙舒爾大夫牌便鞋,隨我拖著走當我再不回來似地放聲大哭。


 


李佛太太這時就會瞇眼瞅我,像是我做錯了事,然後硬生生把淚人兒從我腳上掰開帶走。


 


想這也是讓人給妳帶孩子難免要付出的代價吧。


 


梅茉莉這會兩歲了。她有雙棕眼珠的大眼和蜂蜜色的捲髮。隻可惜後腦杓上有塊禿,壞了事。


 


不開心時,她眉心那道紋路還真跟她媽咪一個樣;其實這對母女模樣挺像的,就是梅茉莉胖嘟嘟點。


 


她不是什麼選美皇後的料。看得出李佛太太挺介意這事,可我不管,梅茉莉是我特別的寶寶。


 


 


 


開始給李佛太太看孩子理家,是在我親兒子崔洛剛走沒多久的時候。


 


他走時才二十四歲,正值黃金年華。走得太早,實在太早了。


 


 


他那時給自己在傅利街租了間小公寓,還有個女朋友,是個名叫法蘭西絲的好女孩。我當他倆結婚是遲早的事,隻是崔洛想得多,也不急。


 


也不是騎驢找馬,真是這孩子凡事想得多。


 


 


他鼻樑上掛了副眼鏡,隨時都捧著書在讀;他甚至開始動筆寫書,寫身為黑人在密西西比工作生活的事。


 


老天,我還真以這孩子為榮!


 


可那晚,他在史坎隆‧泰勒鋸木廠加班,把一塊塊兩呎乘四呎的建築木料扛上卡車,手套都給木片刺穿了。


 


他身子單薄,根本不是做粗活的料,隻是需要這份活。他人累,天又下雨,一恍神就從貨台上摔了下去。


 


在車道上,還來不及起身,便讓大卡車從胸口輾了過去。就這樣,連最後一面也沒讓我見著,就過去了。


 


 


我的世界在那天翻了黑。空氣黑,太陽黑。我躺在床上,盯著屋裡四面黑牆。


 


米妮天天過來給我送吃的,確定我還有一口氣。


 


過了三個月我才終於有力氣往窗外看,看外頭的世界是不是還在。


 


我很驚訝,原來世界不會因為我兒子死了而停下來。


 


葬禮過後五個月,我把自己從床上硬拖起來。


 


穿上我的白制服,把我那串小小的十字架金鍊掛回脖子上,然後出門給李佛太太看她那才出生的小女娃去。


 


可要不了多久,我便發現自己已經變了。我心裡給種下了一顆苦籽。


 


我就是不像從前那樣打心底逆來順受了。


 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


史基特小姐


第八章


 


    「哈囉?我是密西西比州的史基特──尤吉妮亞‧菲蘭?」


 


    「我知道,菲蘭小姐。電話是我打給妳的。」我聽到唰地火柴點了火,繼之以深深吸氣聲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上星期收到妳的信。幾件事跟妳說。」


 


    「請說。Mogwai」我身子一沉,坐在一個國王牌比斯吉粉的錫罐上。我的心臟狂跳,掙紮著專心聆聽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 來自紐約的電話聽來果然就像來自千哩之外,模糊難辨。


 


    「妳訪談家事幫傭的構想從何而來?我很好奇。」


 


    我坐著,癱瘓了似動彈不得。她不寒暄,也沒自我介紹。我明白我最好按著她單刀直入,有問照答。


 


   「我……呃,我從小是讓黑人幫傭帶大的。雇主家庭和幫傭之間那種既簡單又複雜的關係我一直看在眼裡。」


 


     我清清喉嚨。我口氣生硬拘謹,向同小學老師說話。


 


    「繼續。」


 


    「嗯,」我深深吸氣,「我想以幫傭的觀點來呈現這一切。南方黑人女性幫傭的觀點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我在腦中喚出康絲坦丁的臉,還有愛比琳的。


 


    「她們帶大白人小孩,二十年後,這些孩子卻成了她們的雇主。很諷刺不是嗎,我們愛她們、她們也愛我們,然而……」我吞口口水,聲音微微顫抖。


 


    「我們甚至不準她們使用屋裡的廁所。」


 


    沉默再度降臨。


 


    「還有,」我繼續說下去,「我們白人怎麼想,眾所皆知。那些被歌頌美化的黑人嬤嬤典型為白人家庭奉獻畢生心力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這瑪格麗特‧宓西爾﹝Margaret Mitchell﹞在《飄》裡頭描述得夠清楚的了。可從來沒人問過嬤嬤心裡怎麼想。」


 


        汗水順著我的胸口往下流,浸濕了棉質上衣的前襟。


 


    「所以妳想揭露這從沒讓人檢視過的一面,」史丹太太說道。


 


    「是的。因為這事從沒人討論過。在南方,沒人當真討論任何事。」


 


    伊蓮‧史丹嗥叫似地笑了。她說話濃濃的北佬口音。


 


    「菲蘭小姐,我住過亞特蘭大。六年,同我第一任丈夫。」


 


    我緊抓住這點關聯。「所以……妳很清楚南方是怎麼回事。」


 


    「清楚得讓我知道要走,」她說。我聽到她吐了口煙。


 


    「聽好。我讀了妳的大綱。嗯……創意是夠,可根本行不通。


 


    哪個頭腦正常的女傭會跟妳說實話?」


 


    我從門縫看到母親的粉紅色拖鞋經過。我努力不受影響。史丹太太竟一下識破了我的虛張聲勢。


 


    「我的第一個受訪者……很樂於訴說她的故事。」


 


    「菲蘭小姐,」史丹太太開口,而我明白這不會是個問句。


 


    「那黑人當真同意實話實說?說她給白人家庭做事的事?ARTCAM喏,在密西西比州傑克森市,這舉動風險高到嚇人。」


 


    我坐著,隻是眨眼,心中首次升起一絲憂慮,擔心愛比琳或許不會如我想像那般容易說服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至於一星期後、她在她前門台階上對我的嚴詞拒絕,此刻的我更是無從想像。


 


    「我看了電視新聞,說你們巴士站取消種族隔離的事,」史丹太太繼續說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 「結果是,隻能容納四人的牢房卻讓你們硬塞了五十五個黑人進去。」


 


    我噘起嘴唇。「她同意這麼做。確實同意了。」


 


    「嗯。這倒不容易。問題是,她之後呢?妳找得到其他願意合作的女傭嗎?


 


    要是讓她們雇主發現了呢?」


 


    「所有訪談都將秘密進行。因為,妳知道的,南方近來情況不太安穩。」


 


    事實是,情況到底有多不安穩,我根本一無所知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 過去四年,我就給安安穩穩地關在校園裡,讀我的濟慈﹝Keats﹞與薇爾提﹝Eudora Welty﹞忙著操煩我的期末報告。


 


    「不太安穩?」她笑了。「伯明罕的遊行,馬丁路德‧金恩。黑人兒童遭到惡犬攻擊。


 


    親愛的,這是眼前全國最熱門的議題。隻是,很抱歉,妳這構想就是行不通。


 


    寫成文章不行,因為沒有一家南方報社會同意刊登。 寫書更不成,通篇訪談的書沒人要買。」


 


    「噢,」我聽到自己說道。我閉上眼睛,感覺興奮之情流洩一空。我聽到自己又說了一次,「噢。」


 


    「我打這通電話是因為,老實說,這是個好構想。隻是……根本找不出方法付諸實行。」


 


    「可是……如果……」我的目光在儲藏室內快速遊移,尋找可以喚回她興趣的方法。


 


     也許我該朝寫成文章的方向講也許就投稿雜誌,可她已經說過沒有──


 


    「尤吉妮亞,妳關在裡頭同誰說話?」母親的聲音穿牆而來。她輕輕推開門,我猛地又頂回去。


 


     我蓋住話筒,嘶聲應道,「是希莉,母親──」


 


    「怎麼關在儲藏室裡說呢?像個高中小女生似的──」


 


    「我想──」是史丹太太嘖了一聲。


 


    「妳就動手吧,寄過來我看看。天知道,出版業很久沒啥刺激事了。」


 


    「妳當真願意?噢史丹太太……


 


    「我可沒說我會考慮出版。妳反正……先把第一篇訪談完成了,其他我們再說。」


 


    我興奮得不知所雲了好一會,終於才擠出,「謝謝妳,史丹太太,妳的幫忙我銘感五內。」


 


    「不必急著謝我。需要任何聯繫,就打電話找我的秘書露絲。」然後他她便掛上了電話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  


 【活動日期】 


 


2011114 日起至20111125日止 


  


【活動辦法】


  


姊妹中,主角史基特因為與手帕交希莉在對待黑人的看法上有不同的意見,兩人開始產生了隔閡終至因為誤會而導緻撕破臉。


想請問如果現實生活中你和你的好朋友遇上了社會議題的意見不合,你會怎麼處理呢?


(社會議題可以是政黨、廢不廢死、無薪假等等會上全國版面的問題)


(字數請在30字以上)


各自表述可以了解一下對方的立場與想法,但千萬要將「情緒」拿掉,心中想著的是藉由各自論述「了解」對方,針對的是「議題」而不是「個人」,若有 的意見不同隻是力場不同,並不是否定「人」,不然還當什麼好朋友!彼此都有這樣的共識,講話就可講真心話了!若不能,就改變自己,別去硬碰硬的批判!



回到此頁首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回到此頁首
回到此頁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