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追甚麼?還是...逃甚麼?(團督後)

tokyo-hot  日本女優  絕對無敵

工作時和警察吵架,氣到當場火冒三丈卻不能盡情開罵,氣到回家還在發抖,


氣到明明淩晨三點很累了才肯睡覺,但躺在床上腦中卻不斷浮現吵架畫面睡不著,


氣到終於睡著了卻還在夢裡繼續跟警察吵架。




為什麼這麼氣?


因為警察的表現不符合我想像中警察該有的形象


隻是如此嗎?如果是,又為什麼不管我怎麼到處找人陪我咒罵警察的不是,卻怎麼都不夠?鹿橋真善美




為什麼不夠?


因為我氣的不隻是警察,因為我還氣自己的表現不符合我想像中身為社工該有的形象,


我希望自己圓融、智慧,不帶絲毫情緒,從容不迫地讓警察坦陳疏失


更其實是 懊悔著自己沒有親自說服警察 總是要利用他們的階級制度迫使警察理解我的主張




老師的引導 再次看見我想像身為社工該有的形象 並且期待著自己不斷改進 走向完美


同時 旁人以"追求完美"的形容 餵養著我 讓我得到某些滿足 繼續追求著"完美"




為什麼工作表現"完美" 對我而言這麼重要?


工作成就=自我價值


我堅信 隻要工作表現出色 就足以證明


我 不是媽媽(及很多人)眼中 軟弱無能、涉世未深、感情用事的小孩




常常最晚下班 主任問我怎麼老是留到這麼晚 


我才想著 有差嗎? 反正回家也沒幹嘛 不如一個人在辦公室能打多少紀錄是多少 還能圖個清靜


但 記錄永遠打不完 早回家晚回家也一樣難熬 


像貓一樣追著自己的尾巴,到底在追甚麼?還是...我在逃甚麼?




自從媽媽隻是問完男友的背景就委婉地說:"你要多看看" 我就沒有再好好地跟爸媽聊天說話 一年


所有跟愛情、工作有關的事情他們都不能過問


自從高中大學研究所的好友因為某件可大可小的事情對我生氣後 我就沒有再跟她說話見面


就連現在她懷孕了我也未曾透過任何方式表示關心


"拜託~我工作很累耶~每天講話講不停,為什麼回家還得講話"


"拜託~為了這種事情對我翻臉生氣太可笑了吧!這種朋友才不值得我挽回"




冷漠 是我的回應 


老師曾說: 你將會因此錯失生命的豐富性




是的,於是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


我 必須/隻能 拼命保護這一籃雞蛋


有時眼睜睜看著雞蛋一顆顆破裂


有時因為還能保護這籃雞蛋覺得得過且過


卻從未想過找新的籃子來分裝這藍雞蛋




我以為這叫創造人生 追求自我價值 我拼命地追拼命地追 跌了一跤才發現


螳螂捕蟬 麻雀在後




好累



回到此頁首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回到此頁首
回到此頁首